____ZengLy

墙头辩论集合地

月亮与六便士(七)

#私设如山
#只想看毛姆
#不想管(文中的)鹿晗
#悲痛而死全文终
#沉迷毛姆无法自拔
#为毛姆大大打call

鹿晗这几天很丧,非常的丧。

几天前他没打一声招呼就从英国飞回上海,被邓超一通电话搞得差点在车上又一次的嚎啕大哭。

挂了电话冷静下来,认识到现在自己不可以去找迪丽热巴后开始想在上海自己可以去哪。

好像哪里也去不了。

在司机第五次询问他要去哪里之后,杨天真的电话过来了,对着鹿晗劈头盖脸的一顿痛骂。

鹿晗拿着手机不出声,他也觉得他自己做得挺出格的。

杨天真骂完之后出了一口长长的气,说了和陈赫一模一样的话。

“鹿晗,四十岁就该要有四十岁的样子。”

鹿晗很委屈,鹿晗放弃挣扎,鹿晗想他才三十九四十岁离他还远着呢,现在才夏天。

“我不管你去上海有什么十万火急的事情,马上回北京,别折腾了。”

杨天真哪能不知道鹿晗的那些破事,这个祖宗都四十了还能给她整出幺蛾子她也是服气的。

这倒是解了鹿晗的围,于是刚从机场出来的鹿晗朝着火车站飞奔而去,然后在皇城根下的房子里待了好几天直到现在。

鹿晗刚回到家的时候心情是很乱的,是很难过的,是非常想打人的。

他总想着自己虽然还不到四十,但总归年纪还是长了一些,处事也该成熟,就这么苦大仇深的想了几天还是没有想出什么解决办法来理理他和迪丽热巴之间的事。

邓超来看他的时候他问过邓超,邓超和他说他只知道事情的过程,事情之后迪丽热巴怎么样他也不是很清楚。

“陈赫可能知道,你问他了吗?”

鹿晗不说话了,那天陈赫和他说完之后他就不淡定了,他就差点和陈赫打起来,他就嚎啕大哭了一个晚上,他就订了最早的机票从英国飞回来了。

“不是你都多大了,怎么还这样?”

鹿晗也很委屈。

“不然你现在问问陈赫。”

“我在想想,在想想,我现在情绪不大稳定。”

“你就这点出息。”

鹿晗就这么和邓超苦大仇深的彼此盯着盯到饭点,孙俪打电话把邓超叫回去才作罢。

就这么难受着难受着,怎么也想不出来,鹿晗就放弃挣扎了。他现在觉得自己就是一种自暴自弃的状态,悲痛到一定境界他就突然不悲痛了。

其实就是逃避问题。

拎得很清的鹿晗又开始自我鄙视,他觉得他现在除了自我鄙视也做不了什么事。

屋子里还是很干净的,助理都有叫人定期过来打扫,前院的那丛玫瑰花还长得挺不错。

鹿晗一个人坐在前院的秋千上,身后的房子安安静静的,那只黄猫在他出国前就已经死了。

鹿晗盯着那丛玫瑰花,脑子里飞快的转过很多东西。

比如他和迪丽热巴一起去挑了这丛玫瑰花种到前院,比如他出国前几天黄猫死的时候他捏着它的肉垫让它不用怕,比如他看到一半的《月亮与六便士》查尔斯是多么的自私无耻。

鹿晗想他要是也能和查尔斯一样自私一点就好了,就像查尔斯那样自私的抛妻弃子选择他的月亮一样,自私自利的去见见迪丽热巴,也许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或者自私自利的不再见迪丽热巴,丢掉束缚的所谓成熟和道德,像斯特里克兰那样说一句让她去死。

但是鹿晗做不到。

他分不清他现在的小心翼翼到底是他的自己我保护,对在将近四十岁对于成熟和道德的追求,还是喜欢迪丽热巴,连这种想想都会伤害她的东西他都自我否定。

北京的天气很差,抬头望天,看不见月亮,雾茫茫的一片中,鹿晗叹了口气,起身进屋里去了。

然而远在英国的陈赫是十分无奈的,明明他是过来找鹿晗的,结果鹿晗比他还早回去了,回去了一个星期后,这个祖宗开始每天不要命的给他打电话打听热巴的情况。

“嗯…她开了间舞蹈教室就在我家附近。”

“嗯…她过得也还好,但是也没见得有多开心。”

“嗯…我哪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她一次都没和我提过你。”

“嗯…她问过你的猫。”

陈赫很无奈,他本来是很难过的,活生生被鹿晗搞得神经衰弱悲伤不起来。

邓超和他提过这个问题。

“鹿晗太倔了。”

“本来就倔,去读了几年书就不得了起来了。”

“怎么劝都不听。”

“还反过来洗脑别人。”

“搞得他现在这个样子是我的错一样。”

鹿晗把自己绕进了一个死胡同里,顺带着把其他人也绕了进去。

陈赫想不出有什么解决办法,他和邓超商量了一下,决定从迪丽热巴那里找突破口,旁敲侧击的推测一下两个人的事后发展。

可是让他和邓超想不到的是,他和邓超还没开始,鹿晗就先他们一步搞事情了。

鹿晗回国后,微博热搜发酵了几天就平静下来,曾经的热搜男主角又出现在上海,现在在陈赫家附近的一间舞蹈教室前,听着里面脆生生的女声,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舞蹈教室的门。



恭喜鹿晗重返二十七,简直没个四十岁的样子。

评论(5)
热度(20)

© ____ZengLy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