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皮皮虾

我和谁都不争 和谁争我都不屑 我最爱大自然 其次是艺术

颜色

白起
有点r18


你最近突然迷上美甲

今年的冬天很冷,窗外的银杏树树叶都掉光了,光秃秃的

你看着窗外的树,想着秋天的树叶,黄色的,很暖

“好冷哦。”

你小心翼翼的把橘红色的指甲油涂上指甲,怕它一个不小心出去了你还要整理

你这个人很怕麻烦的

也很烦别人啰嗦

“冷吗?暖气要填高一点吗?不要坐地上了,虽然有地毯,冷到了还是不好的。”

沙发上看着杂志的人听到你的小声嘟囔,把手凑过来探了探你脸颊的温度

干燥白净的手,你好像闻到了银杏树的味道,就是那种能让你想起银杏树的味道

你很怕麻烦,可是你喜欢化妆,化妆很麻烦,但你更喜欢漂亮

你很烦别人啰嗦,白起很啰嗦,可是你最喜欢白起

这个人的手怎么这么白

你心里有点不平衡,回过头看他

脸也好白。

嫉妒。

“你脸怎么红了?温度有点高,不是说冷吗,难道发烧了?”


啊啊,这个人…


你心里酸酸甜甜的

白起真讨厌,怎么让我这么喜欢他

“没事,唔,你先别和我说话,我害羞。”

你把注意力放回自己的指甲上,身后的人有点困惑,怎么眼前的你莫名其妙的就害羞起来了

好像…又更喜欢白起了

你把最后的顶油刷上,包了边。白起就躺在身后的沙发上,离沙发边很近,你往后靠,头发和白起的腰搭在了一起

白起低头看了一眼,揉了揉你的头发,你的脸更红了

……真讨厌……






“看!好看吗!”

你把干了的指甲凑到白起面前

“嗯,挺好看的。”

“转发这条锦鲤2018年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哦。”

你的指尖闪着点点金光,是锦鲤色

白起笑了,他把你的手牵过来,亲了一下

“今天晚上我可以吃红烧锦鲤吗?”

琥珀色的眼睛,赤裸的,热烈的,干净的,纯洁的,像有把火要把你烧掉一样。

“锦,锦鲤,不能吃的。”

白起笑了,把你拉到他怀里,你扶着白起肩膀的指尖,和外面的夕阳闪着同样颜色的光

这个冬天是不是有点热啊








你低喘着,身上的人像火苗一样,把你身体里埋的炸弹一颗一颗的引爆

“白,白起。”

“嗯?”

低哑的,性感的,充满欲望的,无限爱意的

你不知道怎么跟他说,和白天那种莫名其妙的更加喜欢一样,你无法表达,那种只有白起才能带来的感觉

光是念他的名字,心就嘭嘭直跳

“白起。”

轻柔的吻落在你的耳边,纵火犯放了几把火之后打算休息一下了

你抱着他,手指碰到了他的蝴蝶骨

白起的皮肤很白,一点也不像是特警,你想起你下午新做的指甲,闪着金光的锦鲤色,在白色的皮肤下一定很好看

你想着,身体热了起来

那种心发痒一般的想看一下,自己的手指在白起后背移动的光景

一定…很色情

白起轻哼了一声,比刚才更加低哑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

“我以为你已经累了,看来还没有。”

纵火犯又开始行动了,比之前更加凶猛的律动,让你忍不住想要尖叫

在意识模糊之前,你看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睛说

“春节后要记得把指甲的颜色换成黄色。”

银杏的那种黄色。

最喜欢的你最喜欢的银杏的颜色。

评论
热度(59)

© 宇文皮皮虾 | Powered by LOFTER